天主教学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96|回复: 0

转:十字军是如何拯救欧洲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24 10:28: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键分享 一键分享

十字军运动失败了吗?如果你的回答是:「是的!」那么你就没有真正理解十字军运动。


有人相信,十字军运动是西欧在1095-1291年间,对圣地发动的一系列军事入侵。


但事情远比这复杂得多。夺回圣地的战役仅仅代表十字军运动的一小部分。十字军运动并不只是一系列的战争,它是一场社会运动,一次范式转移,和一种倾向。它是由西欧所接纳的一种世界观,而那种世界观拯救他们免于被伊斯兰教彻底征服。


在十字军之前,西欧是由一群部分基督化了的、互相争斗的部落式王国组成的。十字军戏剧性地改变了这种状态。十字军将西欧改造为大而可畏的新事物:基督教国度。

那么,它是如何发生的?


它绝对不是从西欧开始的,而是始于挟带着强大征服力量的遥远的东方。公元七世纪,阿拉伯人冲出老家,对基督教世界发动战争,并且征服了它的三分之二领土。历史悠久、文化底蕴丰厚的基督教地区,比如埃及、利比亚、叙利亚、圣地和西班牙,败于伊斯兰大军。

这对基督教世界造成了强烈的心理冲击。西欧虽然未被圈进一个新兴的宗教帝国中。但在头几百年里,它也做不了多少事。他们缺乏大举进攻伊斯兰教所必需的财力。


时间很快转入到11世纪,西欧开始发生变化。正如一切伟大的运动一样,十字军发端于一个念头,一个由西方的基督教会构想的念头。在那之前,欧洲的战争还主要是内部的。互不服气的贵族们为了争夺政治权势而彼此争斗。但一些教会领袖开始设想一种新型的战争,还有新型的战士:「如果战争不再是关于内部的琐碎小事,那会怎样?如果它有一个服务于整个基督教和全体基督徒的更高目的,那会怎样?如果它能被导向进攻基督的敌人,以保护基督徒聚居区为目的,那会怎样?」

这就是十字军想法的萌芽。


11世纪,历任教皇开始把西班牙基督徒抵抗穆斯林的军事行动祝圣为神圣的事业。他们也号召罗曼人入侵穆斯林占据的意大利和西西里,并取得了成功。这些基督教军队开始从穆斯林手中夺回失地。这些事件为11世纪最后五年所发生的、更为宏大的行动做好了铺垫:第一次十字军东征。

这是教皇乌尔班二世在呼吁发动第一次十字军东征时,对骑士们发表的演讲:


让那些习惯于无益的私斗,甚至攻击基督徒的人,转而在值得从事的战争中抵御异教徒,并取得胜利吧!现在,让那些前不久还过着劫掠生涯的人,成为基督的士兵吧!现在,让那些以前还与兄弟和亲人争斗的人,堂堂正正地与野蛮人战斗吧!


第一次十字军战争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它将四面八方的西欧人团结起来:英格兰、法兰西、西班牙、日耳曼、意大利,等等。以前毫无瓜葛的武士们被突然汇聚在一起,在一支超级军队中团结一致,怀着捍卫他们共同产业和基督教的同一目的,抗击外来的入侵者。而且他们不是在家门口作战,他们长途跋涉,从欧洲到亚洲,去与安纳托利亚、叙利亚和巴勒斯坦的穆斯林军队交锋。


今天军队跨洲作战是很平常的事。但在11世纪,它是极其不同寻常的,并且要承担巨大的风险。但令人惊奇的是,第一次十字军东征竟然成功了!这支从欧洲各地拼凑起来的杂牌军,尽心竭力地实现了共同的目的:击败伊斯兰军队,并且收复以前的基督教城市,比如安提阿和耶路撒冷。

第一次十字军战争的胜利对于西欧文化的影响是怎么估量都不过分的。首先,它孕育出了一份西方人共享的产业。西方人首次拥有了一份可以反思的共同经历,并在各地被人铭记。人们兴建纪念这一事件的教堂,撰写编年史使其不朽,谱写歌曲,树立雕像,献上彩色玻璃窗。各地的人们缅怀曾参与其中的亲人,并珍视他们的这一记忆。

这一时期最著名的作家Guibert of Nogent,将第一次十字军东征解释为一次范式转移。他在此描绘了上帝是如何将圣战赋予武士们,以此作为修道生活的替代方式,使他们能籍着传统职业来实现上帝的目的。


上帝将圣战赋予我们这个时代,以至于骑士团和那些误入歧途的暴徒,(跟他们效法的古代异教徒一样,热衷于自相残杀)有可能寻找到一条崭新的得救之路。由此,他们虽然没有选择修道的生活,…但同样受到摒弃这个世界的激励。他们自由地从事传统的行当,却靠着自己的努力而蒙受了上帝的恩典。因此,我们看到各国在上帝的感召下,关闭了他们对各样需求和感觉敞开的心门,背井离乡,去到拉丁世界之外,到整个世界的已知边界之外,为的是消灭基督的敌人。他们心中所怀有的热望,远比我们平常所见到的那些赶着赴宴或欢庆节日的人更加迫切。

今天我们把第一次十字军东征解释为一次自然事件。但对于中世纪的西方人来说,只有用超自然的力量才能解释这一事件。这是上帝的作为。而这次胜利向他们证明了:这是上帝的心愿。他们现在有了证据,证明上帝希望有这么一个叫做「基督教国度」的实体。这么一个横跨欧洲,保护基督徒的宗教和生活方式,团结而又强悍的文明。


十字军运动成为基督教国度最为庄严的义务。它也不局限于在圣地采取的行动。教皇们为十字军发放赎罪券,以支持西班牙反抗伊斯兰教的战争、波罗地海对异教徒的袭击、以及法国南部对阿尔比教派的驱逐。十字军成为在每一条战线保护并拓展所有西欧基督徒共同产业的手段。

13世纪末,穆斯林的确把十字军赶出圣地。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赢得了战争。穆斯林坚持战斗,试图征服远在西方的基督徒。他们终将获得希腊、匈牙利和其他东部地区。事实上,奥斯曼帝国的威胁远大于十字军在中世纪高峰期所面临的威胁。但恰恰是十字军的观念,使得被内部政治频频分裂开来的欧洲人,籍着一项共同的事业而团结起来,保护西方免于被奥斯曼土耳其彻底占领。

西欧终将在勒班陀战役中,以一场继承了第一代十字军传统的伟大圣战,击败土耳其人。一个团结的、决心要捍卫他们传统的西欧各民族的联盟。


就勒班陀战役来说,这是对伊斯兰征服西欧计划的终审判决。这一判决就是成功保卫了基督教国度。


意大利不会被穆斯林征服,它依然是一个强大的基督教政治实体。西班牙也是如此,穆斯林将被驱逐出去。那个在与伊斯兰教的漫长战争中取得胜利的西班牙,非常不同于那个曾被穆斯林征服的西班牙。这种差异就是西班牙已经转变成为基督教国度的一部分。一个有着自我意识的、借助十字军来捍卫其利益的拉丁基督教地区。


面对十字军所具有的精神力量,伊斯兰教无法推进到西欧内部。拉丁文明得到了拯救。

奥斯曼帝国的战舰在勒班陀战役中被基督徒联军摧毁


当我们回首眺望勒班陀战役,会惊奇地发现,在1571年的西欧人身上,洋溢着一种与他们的先辈在1095年第一次十字军东征期间相类似的精神力量。勒班陀战役生动展示了,十字军的理念是何等深刻地渗透进西方的想象之中。教皇庇护五世为赢得勒班陀大捷的欧洲联军举行祝圣仪式,正如乌尔班二世在11世纪为第一批十字军将士所做的那样。这一实例突出展示了,一种经久不衰的情感和倾向是如何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塑造了欧洲思维的。


这一观念甚至在宗教改革年代超越了新教与天主教的分歧。虽然勒班陀大捷远离英格兰,但依然令整个伦敦沉浸在欢庆之中。「庆祝一场对于整个基督教联合体至关重要的胜利。」

这是十分令人惊奇的。因为英格兰国王当时已被教皇绝罚,双方正进行着伤感情的分裂。但即使是在宗教改革的裂痕当中,十字军的精神依然充满活力。


没有十字军的建立,我们就不知道欧洲该如何抵抗土耳其日益嚣张的权势。奥斯曼帝国是如此的庞大,以至于能轻易地逐一击溃欧洲各国。但凭借联合起来的十字军,欧洲人挡住了奥斯曼人。如果不是因为十字军运动,欧洲很可能被伊斯兰教彻底攻占,并且转变成为一个伊斯兰社会。我们今天的世界就会大不一样。

如果这事发生了,美国就不会存在。因为不会有一个基督教的欧洲来创建它。所以事实上,今天每一个脱胎于西方文明的美国人和欧洲人,都应为他们独特的生活方式而对十字军先辈感恩戴德。很少人明白,正是由于十字军东征,美国才有了今天。但如果我们诚实地评析历史,就无法否认这一事实。

所以十字军的确代表了多元性的胜利。如果没有十字军运动,我们在欧洲和西亚就只有一种文明:伊斯兰教。


但因为有了十字军运动,我们现在有两个文明:基督教国度和伊斯兰教。


当你想到这一点,如果你赞同多元性,你就会赞同十字军运动。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天主教学术论坛  

GMT+8, 2018-7-21 23:3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